搜尋

【有毒的生活環境】



美國哈佛公衛學院」可說是主流醫學界裡,對於預防醫學及先進醫學觀念接受度較高、較快的單位,我自己很重視哈佛公衛學院網站提供的資訊,也都有訂閱他們的電子報。


2013年哈佛大學公共衛生學院舉辦了 《為什麼我們吃得過多:有毒食物環境和肥胖症》論壇,特別探討了什麼是 「食物環境」。 我們如何選擇食物會影響體重,而影響如何選擇食物則是看家裡爸媽準備什麼、離家最近的超市或速食店,或是政府支持哪些產業。這些生理和社會週遭影響我們如何抉擇,稱作「食物環境」;但在許多人的環境中,他們居住、工作地方,讓人太容易傾向選擇糟糕的食物而造成肥胖所以稱作「有毒食物環境」。

在造成肥胖症的成因議題中,傳統論述認為,肥胖是個人選擇、意志力薄弱、或是對疾病無知所造成的結果。但是現在新興的研究提出了不同的觀點。這篇文章,跳脫出原本醫學界困在熱量與三大營養素比例爭論的死胡同,全方位的梳理了所有的會影響飲食的環境因素,以及影響我們的購物行為模式及飲食習慣。


#家庭

1.家庭的飲食習慣

例如說家庭會影響小孩飲食選擇及肥胖因素,而這飲食選擇偏好甚至延續到小孩成年以後。有研究發現家裡餐食提供蔬菜水果,會影響以後兒童、青少年及成人是否選擇這些食物的意願、與家人一起吃飯也會增加蔬菜水果的食用量、家庭共餐的次數增加,與降低BMI有關聯性。


2.家庭收入

家庭經濟狀況也會影響食物選擇,低收入家庭面臨額外的健康飲食障礙,且可能讓低收入族群的肥胖發生率更高。 因為蔬菜水果和全穀物,這些健康的食物,比精製穀物加工品和甜食等,較不健康的食物貴,且對於低收入家庭而言,甚至買不起。

3.時間與便利性

準備健康的餐食要比購買方便食品或快餐花更長的時間。而許多低收入家庭,通常是單身父母,他們全職工作還要照顧孩子,可能沒有那麼多時間做飯和其他家務,所以

傾向選擇相對方便又便宜的『有毒食物環境』。


#工作

以工作來說,一般美國上班族有1/4時間在工作,而公司多提供販賣機、少蔬果,再加上工作壓力及相關疲勞,造成飲食不佳及少運動。每週上班時間較長及需要輪班的工作者的有較高的肥胖危險率。

#學校

美國的國家學校午餐計劃(某些學校是提供早餐),每天為超過3000萬兒童提供校餐服務。

對許多兒童而言,這一餐可能是他們重要的營養來源,研究人員發現,參加學校早餐計劃與兒童的BMI降低有關。 參加學校早餐計劃的學生也不太可能不吃早餐,所以可以通過全天平均分配食物攝取量來減少超重的風險,換句話說在學校吃早餐的孩子,至少在一天當中有一餐是健康的餐食。


另外,學校方面,問題多出在學校商店或是自動販賣機,提供含糖飲料還有高熱量,營養價值低的垃圾食品,這些食物與肥胖的風險有關。

波士頓市於2004年開始禁止在公立學校中使用含糖飲料,研究人員發現,在政策改變後,城市學生減少了使用含糖飲料的機會。


#社區

在社區裡,距離購買健康食物的超市、商店太遠,也是影響健康食物選擇的因素,許

多低收入的美國人,住在被稱為 ”食品沙漠“ 的地區,他們傾向購買低價高熱量、營養

價值低的食品維生,增加了肥胖的風險。另外有一些社經地位較低的非洲裔及西班牙

裔族群,肥胖發生率也比較高。

#社會影響

食品業者利用大眾傳播媒體的廣告,也左右了民眾的飲食選擇,如何對這些無孔不入的食品行銷做出規範,成了政府機關的一個重要議題。


#政府糧食政策與定價

食品價格的變化與飲食量和肥胖風險的變化有關。近年來美國的新鮮蔬果的價格飆漲,而比較之下,糖、糖果及其他碳酸飲料、披薩的價格相對下降,研究發現這些廉價的空熱量食品,也是導致肥胖率上昇的關鍵因素。政府設法在農業的補貼及糖稅的徵收中,尋求更好的健康促進對策。



他山之石,可以攻錯

「有毒食物環境」是一個複雜的問題,需要多方面的解決

對比美國來說,台灣雖然盛產蔬菜水果,但我們的社會和生活模式也越來越西化,近年來台灣的糧食自給率已經降低到百分之三十幾,等於進口的食物佔了百分之六十以上。

同樣台灣也有資本主義下貧富不均的問題,收入影響購物,工作時間長也影響購物,也因此決定了飲食的型態。根據調查偏遠地區兒童的肥胖率,相較較高收入都會區的兒童肥胖率,逐漸上升。

所以我們可以說,與其責怪客戶無法自制而有肥胖和代謝問題,不如正視如何建立符合客戶經濟條件的食材購買和煮食習慣。而這正是現今在功能醫學界越來越重視的健康教練可以協助客戶,從個人到群體以至於環境,建立符合個人需求的生活型態,讓客戶全方位的達到維持身心健康的終極目的。 原文出處:https://www.hsph.harvard.edu/obesity-prevention-source/obesity-causes/food-environment-and-obesity/


-

作者:LUCY營養師

協作:百娟營養師